四川第一家专注川藏旅游的旅行社一手资源,四川国旅第一家分社给旅游赋予川藏最完美的诠释,24小时热线:400-674-6004

旅游导航
首页??>??攻略??>??成都周边攻略??>??四人同攻略??>??独行四人同

独行四人同

更新时间:2019-05-16 小编:过客亦归人 0 898
四人同,一个怪怪的名字,也是鲜为人知的一个地方,是继 之后又一个摄影圣地、观景平台。四人同是 对面的一个山头,她地处 、 和 三县交界,属二郎山分支, 分水岭,最高海拔3560米。这里地形既平缓开阔,又登高望远。远处山峦重重,巍然苍穹,峡谷云飞,极目楚天;近处遍野翠竹,漫山杜鹃,...

四人同,一个怪怪的名字,也是鲜为人知的一个地方,是继 之后又一个摄影圣地、观景平台。四人同是 对面的一个山头,她地处 、 和 三县交界,属二郎山分支, 分水岭,最高海拔3560米。这里地形既平缓开阔,又登高望远。远处山峦重重,巍然苍穹,峡谷云飞,极目楚天;近处遍野翠竹,漫山杜鹃,古杉林立,云雾缭绕...更为可贵的是,这里还是很多野生动物的栖身之地,珍稀的羚牛、大熊猫、小熊猫、岩驴等时有可见,野鸡野鸟更是随处可见。据说这个名字由来已久,早在清代,曾经有四位绿林好汉在那里饮血结盟,四人同心,共求生财之道。四人同相比 毫不逊色,甚至可以说, 拥有的,四人同都有; 不拥有的,四人同也有。

这是百度上面搜索四人同显示的介绍,这几年身边陆续有人去 , 徒步都有,看了她们的照片后,有想去一探究竟的念头,但因为某些原因一度放弃了爬山徒步的相关旅程,直到这次报名参加了 云峰寺的禅修,觉得既然已经到了那里不如圆 的梦,没想到喊了那么久的所谓打造居然动真格了,国庆后 上客栈全部拆迁,而搭帐篷不仅有人逮,且这个天气太考验人,临出发前几天不断在关注的 相关公众号里看到“四人同”这个词汇,网上关于它的消息和游记还比较少,但我在大致了解后决定就去看它。主要想看有没有运气碰上星空云海日出日落的,因为之前专门有去 看过雪景,所以对相关群里不少群友提到想看的雪景不是太感冒,但是人生的奇特之处就在于它的无常,我接受所有发生的事。

11月7号早上步行离开云峰寺到达 客运中心,没有发现之前有群友所说的直达冷碛镇的车,因为 封山且天气恶劣,无法从 三合乡这边过去,我只能选择要么 —— —— 地(每天两班,单程票价47或51,没有高速, 地到冷碛镇十分钟左右车程,农村客运面包车5元每人,摩托车10元每人);要么 ——石棉——冷碛(到石棉也是每天两班,票价37,全程高速近一个半钟头,但在石棉停留了近两小时,石棉到 的大巴经停冷碛,两个多小时山道,票价33)。因为担心所谓的 二郎神隧道会堵车,我在客运站保安的建议下选择到石棉中转,10点出发,16点后到达冷碛镇,当天中午在石棉开始飘雨。快到前电话联系了四人同野营俱乐部QQ群里的老表(最好直接打黎老板的电话),在加油站处下车走到四人同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和随后赶来的黎老板(当地人)交流,暂时没有明天(8号)要上山的同行人,稍考虑下,决定就近入住(50元一晚的标间,有独卫浴霸电视,就是卫生差些),下山后再去蒲麦地驿站(上个月无意中看到了这家被东方卫视梦想改造家完成的房子,就有考虑要不要顺便去住一晚感受下,临出发前关注了微信公众号,上面提示国庆后可以用有偿劳动换取住宿,当即决定纳入行程),随缘就好,好心的老板还让我得以支付宝转账换了些钱备用,并推荐了旁边的一家饭店,在二楼入住后洗澡并稍微修整了下,外出逛了下街道,买好之后的干粮,镇上的物价与外面差别不大,回到推荐的饭店解决了晚饭,10元一份的青椒肉丝炒饭份量超足且店家人好(肉多饭多还能烤火及好喝的茉莉花茶~)。11月8号,因为天气不太好且又是上班时间,早上一直没有同行人的消息,下午事情出现转机,山上发电机坏了需要拖一台上去(上面是每晚自行发电两三个小时,以便电热毯预热被窝及其他),和老板协商好随车单边上山200元(包车一般是1200元来回,摊下来每人300元,如果只到 子是单边50元每人,事后我才知道该司机本来就需上山接明早下山的两位 大哥,他们包车,不过一个人坐辆车上去也不耐~),下山我选择步行到 子后转战蒲麦地。15点过后在一位 司机的驾驶下向四人同山顶进发,之前听说头晚山顶下雪了,我们到了 子往上开始逐渐出现雪景,有几段路很窄且雪大,坐在副驾驶位置的我有几次感觉到车快冲下悬崖,甚至有下车和司机一起推开了一块拦路石,临近18点我们到达四人同野营俱乐部的驻地,也就是宣传上面那个冬季雪后看来童话般的木屋处,山上有一位常驻的当地的大姐(佩服她的耐得住寂寞)负责做饭,一位退休的 大叔(5号上的山,有看到云海日落,之后天气不佳,誓要等到日出才肯罢休),两位 大哥(专门在山上多呆了一天,期待转机),虽然营地下面几公里还有一家四人同客栈,但当晚整个山顶就只有我们六只活人及一只神犬小黑,真是棒棒的!晚饭是大姐做的川味鸡火锅,土豆、白菜、火腿肠、豆筋皮、米饭管够,在海拔3500多米的山顶上吃到热腾腾的辣味火锅,那感觉真酸爽~饭后前去试图用刚拿来的发电机发电的司机和大姐带回坏消息,这台我在山下看着他们试用过的发电机无法工作(彼时的我尚不知道自己会度过一个怎样的夜晚),一行人继续在饭堂烤火到20点后,三位先行者可能已无话可聊了,大家都比较沉默,期间大姐给我一个睡袋让在材火旁烤热,之后各自散去,我背着包抱着睡袋用手机电筒照明向自己选定的小木屋走去,到了木屋后赶紧加上备好的衣裤袜子(总之可以穿的都给弄上),钻进睡袋里搭上两床冰冷的被子,躺了会后反应过来去了一趟厕所,彼时之前隐约的谈话声已经消失,独自一人走在漆黑笼罩且冰雪覆盖的小道上,那种感觉无法言语,耳边唯余鞋与冰面接触发出的声响,感受自己的呼吸,天地之间踽踽独行,回到床上拿出电子书阅读器在手机的照明下试图打发些睡前时间,结果半个多小时后,发现手机电量下降异常,才反应过来因为山上只有山顶等有限的几个地方有信号,而我选这个小木屋介于有无之间,所以手机一直在自动搜索信号耗电快,赶紧关数据,后来发现效果不佳,灵机一动干脆开启飞行模式,总算解决了手机电量问题,也幸好充电宝在山下就有做好准备,才能在接下来的活动中保证电量。看书的行动败给了寒冷的温度,带着半指手套穿了两双厚袜子缩在被子里依然不能阻止手脚的冰凉,最后把自己的冲锋衣外套也给搭在被子上,也顾不上感觉沉了,全身缩在睡袋里,连头都尽量不露,只要一暴露在空气中就逃不出冰冷,总感觉自己会感冒(幸运的是直到现在依然坚挺),听着克里希那穆提的声音迷糊入睡,中途醒了好几次又催眠自己睡去,直到临近4点,再也无法入眠,静静的躺在床上听书,望着眼前漆黑一片,间或夹杂些思绪纷飞,庆幸当时手脚感觉是温热的,任由寒冷及寂静包围自己,都没有起床观星的欲望(之前另外几位有提到如果半夜上厕所时看见星星,说明日出可能有戏,就可早上5点多起床组队观日出,反之则直接睡到六七点算了), 的大叔也许是之前受到伤害过重,对我和我说转述的黎老板说明天一定有个好天气的说法不报希望,准备长期抗战,我却总有种上苍不会亏待我的感觉。辗转反侧到快5点,起床又一次奔赴厕所(还是自带观景台的,外面景色不错),一路上也是克里希那穆提的声音做伴,手机电筒照明,耳边还传来脚踩在冰雪上的咔咔声,随后直接向饭堂进发,费了些功夫才打开门,冰冷的炉子没有想象的温度,而我不会生火又不忍打扰别人的休息,只能静静的坐在昨晚烤火的炉子前,想等等其他人的动静,却没呆多久就败给了寒冷,默默的返回小木屋,缩回睡袋里,迷糊中有听到一些声响,有些奇怪山上还放鞭炮吗?或者是否是下面四人同客栈的人在向山顶进发,却忘了也许只是山顶积雪掉落而引发的声音。我甚至还在一片漆黑的小木屋里练习了坐禅,做了些瑜伽动作,想着随后说不定可以试着在山顶打太极?临近6点半起床,我独自一人向山顶进发,因为不认识路,只能在手机电筒的照明下顺着明显的痕迹前进,中途抬头看见山顶有光,还以为有人已经在上面了,之后才反应过来应该是启明星,之前 大哥曾提到他们跑到山顶用了8分钟,我可能走了十多分钟,爬上就近的一个山头,看见不远处漆黑的天幕中出现的光亮,贪心的我想看的更清楚且也不懂看日出的诀窍,随即弃那个山头而向旁边貌似更高的山头进发,不识路且黑暗中只有顺着汽车痕迹蜿蜒而上,等我登上之前尽在眼前的山顶时,之前的景象早已消失,天虽亮雾却大,站在开阔的平台上,四周却是白茫茫的一片,不过那里有信号,当即回复了朋友的信息,拍了些小视频,看了日出预报是7点半左右,想在上面不死心的呆过那个时间再离去,因败给了冷风而折返,却在返程途中突然察觉到东边一片红光,被山遮挡的我当即激动的跑到之前的那个两峰夹角处,红光大盛,赶紧上到之前的封顶,眼见红光很快散去,不知道是否是自己的贪心让我错过了可能近在咫尺的美景?有些许遗憾,但人生无悔,上苍已足够厚待,我不要为了一个可能而去对比自寻烦恼。动身沿小道返回营地(天亮后就看见前人走过的痕迹了,只是两边植物积雪过多,所以裤子和鞋上不免和其做伴,挺好玩的~),其余几位都起床了,大姐在准备早餐(番茄鸡蛋面),因两位 大哥需在早餐后坐车下山奔赴下一个目的地,饭后有幸在他们的带领下顺着我睡的那间小木屋往上探索了下营地所在的山头,期间看到太阳在云雾的遮掩下有所探头,随后我们在司机的催促下折返,我再次拒绝了司机和大姐的邀请,拒绝坐车下山甚至决定稍事停留再开始出发,我和 大叔目送他们的离去。紧接着剧情出现神转折,雾开始逐渐散去,太阳露出本来面目,那一刻我突然置身于童话国度,身前的云层,远处的群山,身后的木屋,头顶的太阳,这一切是那么让人感觉不真实,之后是不断的手机按动快门声,眼前的美景随着时间在不断变化,我和大叔分别帮对方用手机留下了些许回忆,随后我先大叔一步上了之前的峰顶,除了左手边那个略高且坑了我的峰挡了些视线,其余所有一览无余,无限风光尽收眼底,之后录的那些小视频照的那些照片都无法与我的体会相提并论,我一个人独享了当时的那片天地,忍不住再次跪倒在天地之间,感激上苍慷慨赐予!之后大叔拿着他的专业摄影设备出现,小黑也跟着来了,稍事停留后,在山顶与大叔话别(没留联系方式,有缘自会再见),回到营地和大姐结清费用(山上150元住一晚包晚饭和早饭),收拾好行头的我开始动身下山(10点左右),再三小心的我依然没躲过在营地摔的第五跤(之前在差不多同一个地方摔了前面四次,只是身上穿的多没什么感觉,这次是在离得不远的饭堂门口,没有戴手套的我左手掌边破皮见血,再次对出行前拿出冰爪又放回感到些许后悔,当然随后这种感觉出现频繁),下山脚程不快,一边欣赏美景,一边小心脚下,还有小黑一路随行(我开始以为是我们有缘而有此一送,还有考虑到了 子它还没折返该怎么处理,结果半路碰到载客山上的司机得知它有送客的爱好),它就那样不远不近的陪着我,一旦长时间没看到我还会返回寻找,一路上遇见两辆上山的车,三四批徒步上山的人,希望当晚她们不用体验没电的寒冷! 大叔不用担心两人在山顶寂寞了,不过恐怕他更喜欢一人独自享受山顶的风光。虽然四人同跟牛背比起来更容易积雪,但太阳依旧让化雪进行的更加快速,越往下地面上的积水越多,鞋面有打湿,只是穿了两双袜子的我没有感觉到其他,一路上还有间或和朋友们互动(下山前有把山顶风光和大家分享,下山时还给补上了营地景色),但下山比我想象中更漫长(那司机说我要走八九个小时,劝我坐车到 子后再步行到蒲麦地, 大哥们上山也差不多用了这么长时间,大姐说她亲戚上来是五个多小时)但并不浮躁,心境很重要,尤其体现在随后发生的经历上。小黑在快到 子前的路上被骑摩托上山的大哥(我在山下客栈见过)给很不情愿的叫走,感谢它的陪伴!在山顶下到 子的整个过程中,看到痕迹很清晰的近道我都尽量有尝试,比走汽车道省时省力,还在途中结缘了一根木棍(登山杖很重要),不过当时我就开始感到自己的脚趾在下坡抵着鞋时疼痛,我先在辞别小黑后询问了一位路人,又在 子封路处向工作人员进行确认,开始尝试走小道奔赴蒲麦地,一开始小道上过往人员的痕迹明显,陆续出现岔路,我记着路人告诉我的向左,在木棍的帮助下一切都很顺利,脚痛也能忍受,可是在一个多小时后,感觉不太对劲,山顶大姐和路人都有提过她们当地人走这小路一般就一个小时左右,大路需三个多小时,我越走越荒,视线被植物遮挡,渐渐的直至眼前无路,彼时我已骑虎难下,掏出手机发现没有信号,前路未知回头无路,我冷静考虑观察后决定继续下山,没有路就自己走出一条来,不过这个行为从安全角度来说完全不值得效仿!!!只是当时的我还很冷静的感觉没什么问题,接下来的行程是段开挂之旅,拉着踩着树枝前进,蹲着甚至坐着滑下,仔细观察小心试验,一番折腾后终于下到了与大路相连的地方,回望身后的高山,自己都觉神奇,当然代价是难免的,裤子后包的拉链坏了一个,身上和背包上各种大自然的恩赐,放在后面带下的垃圾不见,手上多了几道被植物刺破的小伤口,以及一身汗渍。稍微整理过后,沿着大路前行,对小路有些阴影,看着不远处寂静的村庄,没找到蒲麦地驿站的身影,又怕自己走小路时已错过,周围没有行人只有牛马的身影,走到村子里问路到达蒲麦地驿站门前,止不住内心的失望(之前远处有看到它但立马给否决了),比想象中的小巧袖珍(路人大哥说这是 人修来骗人的),关键是一片荒凉,看着门口的提示还以为只是没有什么旅客老板有事外出,想拨打上面的电话时发现手机没信号,迟疑之计里面走出一位大叔,一番交谈后我才知道通向蒲麦地的大路正在铺设水泥,且 顶客栈拆除后已经几乎没有旅客,这老板可能要下个月才会过来,这大叔是帮着看房子的,晴天 不过如是,稍微考虑后我向大叔询问是否还有通向鱼进沟或冷碛镇的车?大叔告诉我向下走十多分钟过了修路的地段有运料车,歇了口气的我决定趁着太阳还未落山忍着脚痛继续向外(大概17点半,村上看着没人烟),起码到达手机有信号的地方,彼时的我根本对情况没有清楚的认知,近乎乐观的上路,期间被一位老人家搭话让去她家留宿,被我拒绝后还给我指明可以走的第一段小路,当不小心踩上刚打好的新路时,有被一位好心大姐带领走了第二段小道,并在她的指点下走第三段小路(这三段应该就是我在蒲麦地驿站里拿的手绘地图上指出的近道,不过实际路程比地图上看到的长很多)。走到第三段时落日的余晖彻底远去,月亮尚浅天色转黑,开始打着手机电筒前行,周围的人家都感觉不到灯火,到底后分不清接下去的方向,正好头顶传来咳嗽声,毫不客气的向其询问前路,一个人走在黑暗陌生的异地乡间,后悔吗?没有,当时除了脚痛,心很平静,总感觉自己可以继续,手机开始有信号,想的是走到鱼进沟去入住有名的邓军长家休息一晚,第二天一早再回冷碛镇。没走多久远处身后出现灯光,觉得有盼头,但观察了下还是没有停下继续前行,想的做两手准备,在一个拐角处灯光显出原型(一辆货车,之后我才反应过来这就是那位看屋大叔所提到的运料车),毫不迟疑的挥动着手电求救,车停,驾驶室中已挤满了人,后面还站了几位大哥,好心的人们给予了帮助,指导我爬上运料车的货仓(从来没爬过,第一次还没爬上,我事后回忆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还有力气上去的?!),随后学着那几位大哥抓着能抓的地方,在一阵颠簸中到达了他们的目的地(瓦窑岗村,我都没有询问车会去哪?而是顺其自然),下车时,有个同行的小哥主动问我要去哪?他提出可以有偿服务,鱼进沟二三十,冷碛镇六十,最后以五十的价格谈定。接着我在好心的包工头大哥的邀请下和他们一起吃了一顿免费的晚餐,期间还结识了大哥的老婆,交谈中知道了她们是 人,八月份才过来这边做这个工程,前几天她们一行还有带着装备去 上体验了一番,热心的大哥大嫂招呼我吃饭不说,大嫂再三嘱咐我下次不能一个人这么玩了,太危险!饭后辞别众位有缘的好心人,搭乘小哥的摩托车回到冷碛镇上(小哥是当地人,住在镇上,所以可以选择回去,到达时已是20点以后了),我没怎么犹豫的选择了之前吃饭那家老板的旅馆住宿(60的大床房被我50拿下,支付宝转账,房间就在三楼街边上,确实如我所想的比隔壁四人同的房间干净),看着我一身的伤痕尘土(衣服上稍好些,裤子和鞋上全是灰尘),真是惨不忍睹,完全没有要补上当天运动的意图,洗澡收拾一番就赶紧躺到床上,也是在那时我才发现自己的脚趾是被冻伤了,回忆自己那一两天的经历,忍不住好笑,真是要多谢沿途遇到的各位好心人!

10号早上在冷碛镇醒来,浑身疼痛,被冻伤的脚趾让走路成了折磨,惦记着赶回,7点多挣扎起床,临归程前在老板的指引下穿小路去感受了下冷碛的 ,接下来从9点多到17点多就是不断坐车的过程。从冷碛到 地的私人小车(5元)——到 经停 高速口的大巴(50元)—— 的3路公交车(1元——- 回程的大巴(93元)——最后公交辗转回家 ,路上时间衔接的不错,一度担心错过13点30分的车(当时想的备选方案一是时间合适在高速入口拦车,二是到 中转),结果提前十多分钟到达 西门客运站。

如果大家为雪景而冬季上山的话,建议携带:轻便保暖的衣物,暖宝宝,防晒霜(这个真的不能省,我就是吸取去年在 被晒伤了的教训,这次不管天气如何专门买了小盒50+的带上,在被太阳护送下山时起到了很大作用!),墨镜,全指手套,帽子,围巾,雨具,防水鞋套及冰爪,登山杖,吃的和水看个人需求。?

相关线路推荐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提交 验证码:
阳光价格 同类产品,保证低价
阳光行程 品质护航,透明公开
阳光服务 专属客服,快速响应
救援保障 途中意外,保证援助